公孙离模型尿尿海报剧照

公孙离模型尿尿超清

公孙离模型尿尿

  • 路易斯·沃海姆 刘·艾尔斯 约翰·雷 阿诺德·露西 本·亚历山大 斯科特·寇克 
  • 刘易斯·迈尔斯通 

  • 剧情 动作 历史 战争 动作片 

    美国 

    英语 

  • 1930 

@《公孙离模型尿尿》相关问题

西线无战事的作品鉴赏

在这部小说的的前言中,雷马克阐明了此书的目的既不代表内心的自白,也非对于某个国家战争行为的控诉,而是给读者呈现了那一代没能逃脱弹片袭击的人们的悲惨命运。他们不明战争的目的性,受到蛊惑而卷入其中。对于炮火的袭击,他们是渺小的、可怜的,甚至是无助的。而对于那些战争的幸存者,持续四年的战争是迷惘的、痛苦的、不堪回首的年代:“自从我们来到这里,之前的生活被彻底切断,战争将我们横扫一空。”这场战争对于年轻的士兵来说是生命的转折点,战争摧毁了他们内心的情感世界和曾经对于人生的积极理想。对于作者雷马克,这些生逢战争的人们是“迷惘”的一代。他们失去了传统的价值观、信仰和道德规范,失去了家庭生活乃至生命。 雷马克在《西线无战事》中用沉郁、冷静的笔不动声色地颂扬了萌生于战场、成长于炮火之下的人道主义情怀,这使雷马克的叙事没有淹没在单向度的解构之中。它通过闪烁在战场上和医院里的伤兵身上的人性之美,肯定了人道主义的价值,从而使他的叙事具有了建设性意义。这种建设性对政治野心家来说也许正是应当忽略和排斥的“破坏性”,但它对“人”、对于人类文明的进步的意义是不能忽略的。 战争的英雄化和战争的灾难性是文学反思战争的两个截然相反的基本向度。战争文学的深度和广度常在这“一化”、“一性”的坐标轴上拓展。雷马克通过普通士兵的视角,把战争的残酷写到了极致,这种极致的表现不是靠典型化,不是靠象征或隐喻,而是靠对战争局部的真实体验与逼真再现。死亡问题成为战场上的人们最切己的问题,死亡可能随时会拥抱战士脆弱的生命,他们觉得“仿佛待在自己的坟墓里,等待着被掩埋起来”。战场上的偶然性使他们无法把握自己生命的下一秒钟。他们上战场前先已经看到了为自己准备好的棺材,而死后能得到一幅棺材却又是一个巨大的奢望。在战场上他们只能把大地当作再给自己十几秒生命的母亲,尸体变成了他们逃避死亡的掩蔽物;结束苟延残喘的生命(犬、马的生命乃至人的生命)顺理成章地成了最为人道的行为;在炮弹织成的网格底下,他们喘息在茫然无知的悬念之中;他们与腐尸为临,与饥饿的老鼠为伍。在每一发炮弹和每一次死亡的研磨下,士兵的神经已近于崩溃;为了生存不得不把自己“变成不动脑筋的动物”,不得不使生命本能化、原始化,不得不以野兽的冷漠来获取有利于保存生命的因素。“死亡”问题在小说中不是一个抽象的哲学问题,而是一个最现实、最核心的意象,一个随时可能被戳碎的可想而知的悬念,这个意象以其强大的统摄力维系着小说的叙事进程,死亡给生命带来的恐怖弥漫小说的全篇。 作者在文中多次采用回忆的叙事手法自然引人对主人公参战前日常生活的描述,并将其穿插在前线炮火连天的主导型叙事序列当中。当激战暂时告一段落、紧绷的精神得以喘息的瞬间,对过去的追忆掺杂着主人公痛苦的思考自然浮现,今昔对比截然不同的心境形成强烈反差,在刺痛读者神经的同时也引发了人们对于战争的强烈谴责和反思。 《西线无战事》最值得重视的当然是其叙事视角。这部作品的叙事视角是实现其叙事目标的关键所在。对于一场现代战争,普通战士的视角是最底层的视角,是与死亡最亲近的视角,是最容易发现侵略战争反人性所在的视角。同时,这个视角具有平民化的力度,具有无可辩驳的真实性体验,具有扫荡虚假的力量。



西线无战事作者?》

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

友情链接